英国伦敦14名公交系统工作者确诊新冠肺炎后死亡


邱琳玉最受不了的是大年初一那天,24小时接到了4例死亡病例,“我一直觉得,大年初一是个很吉利的日子,那天真的颠覆了我的认知。”这天,邱琳玉看到了死亡,也第一次感受到了疫情的残酷。

他的这位叔叔患肝癌,之前在同济医院做了手术,目前还在荆州某医院化疗,药物“都是进口的,只有武汉有。”

邱琳玉是湖北襄阳人,1月初,她把孩子和婆婆送回襄阳老家后,一家人在楼下的面馆吃面,店老板打趣道:“亏你们回来了,可别再过一段时间你们走不了喽。”一句玩笑话,没有人在意。

4月8日0点,湖北省交通厅厅长朱汉桥对着话筒宣布,“解封离汉高速通道,有序恢复对外交通”,在场工作人员挪开卡口栅栏,车辆鱼贯而出。

她说,行李早就收拾好装车了,就先过来看看,如果不能出去就打道回府。为何不等到白天时候再过来?“待太久了,觉也睡够了。”

出城这一晚,她被记者围采了将近2个小时。通道栅栏被挪开那一刻,一辆黑色奥迪车反而第一个冲出城。车里男乘客很激动,举起手臂狂喊“武汉加油”。

对于这张照片,邱琳玉并不在意,“但家人看到了,会忍不住担心。”她记得,事后婆婆特意打电话叮嘱她注意安全。

他说,自己之前在江陵做志愿者,劝导居民少出门、不聚集、戴口罩,也一直关注着疫情。看到数字降为0,各个地方陆续解封,“我当然很高兴,我们湖北人很高兴,把疫情战胜了很高兴。”

遗憾的是,堂弟错过了拿药时间,只能等到8日白天再去取。付远军决定当晚睡在车里,“自己住车里安全,对别人也好、对自己也好,尽量不打扰别人。”

今日(4月8日),武汉开放了离汉离鄂通道。邱琳玉正好轮班休息,可是还不能回家。“你要不要再隔离一下啊,不要着急回来看孩子,我带得挺好”,婆婆在电话中对邱琳玉说。